>>您当前的位置:北京赛车 -> 宁夏日报周刊 -> 宁夏故事
一条腿战“疫”的村医
2020-03-19 10:58:43   来源:宁夏日报

034.jpg

刚给村民送完药的陆秉权。

  43岁的陆秉权,一位左腿高位截肢的村医。

  疫情发生后,他拄拐独步村落,挨家挨户敲门,为村民们送去口罩、药品。

  战“疫”跑腿员

  3月14日至16日,吴忠市红寺堡区太阳山镇潘河村,村医陆秉权走出诊所,三天时间里,为380户居民送去1000个一次性口罩。

  潘河村位于红寺堡、盐池、同心交界处,所在的太阳山开发区工业发达,三县区人口在此来往频繁。不久前,临近的外县某乡镇发生疫情,让这个偏远的村子一时成为抗疫最前线,防控工作压力随之传导到村医头上。

  今年一月底以来,陆秉权自愿担任起潘河村的“跑腿员”,开着三轮车,拄着双拐,为乡亲们送去药品、口罩等医疗物资。

  “还能多发几个不?”拿到口罩后,一位户口不在本村的老人继续讨要,她显然不知道这批口罩的“来路”。

  “这是陆医生自己买的,可不是公家的。”潘河村村民一组组长林建刚说,他一直陪同陆秉权向本组村民发放口罩。

  陆秉权还是笑呵呵多给老人送了一个。

  这批口罩价值2800元,是陆秉权自掏腰包买的,无偿捐给乡亲们。

  “陆医生,这都忙活一天了,到家里喝口水、吃顿饭吧!”拿到口罩后,村民热情招呼道。

  “等疫情过了,我一定去!”说罢,陆秉权又向下一家走去。

  潘河村由8个互不相连的村民小组组成,全村方圆三公里,户户送到并不轻松。

  清晨8时许,陆秉权骑着电动三轮车外出,挨家挨户为乡亲们送口罩,车身竖绑着那对拐。中午回家匆匆吃些水果、零食,就出门继续送,一直忙到下午5时。

  “累不累?”

  “不累,早就习惯了!”陆秉权告诉记者,去年开展家庭扶贫,他需要入户慢病随访,一月中有20天是在外面走访,独步行走的脚力早就练出来了。

  疫情发生后,陆秉权累计向乡亲们捐赠各式口罩1150个。

  现在,陆秉权又从网上自费订购了100个口罩,他还打算接着送下去,“学生快开学了,他们可以多领些。”

  从医以来,陆秉权每年都会拿出自己工资的三分之一,为老人们买月饼、胡麻油、被褥等各种物资,有时还给他们理发。

  史秀、张玉兰、李德……特别是村内这些独居老人,陆秉权隔三差五就会登门看望,还总不空手。

  他乡是故乡

  “小陆”并不是潘河人。

  到现在,陆秉权的户口还没有落户潘河村,在村里也没有属于自己的院落和耕地,一个人在村部里吃住,一个人到诊所中工作。

  1977年,陆秉权的人生路起步于西吉县震湖乡的一个山村,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。

  吃粗粮、住土房,生活的窘迫不能阻挡陆秉权追梦的脚步,虽然这一路走得跌跌撞撞。

  1998年,陆秉权从固原卫生学校毕业,一只脚就要踏上一片人生新天地。

  然而,一场车祸却让陆秉权失去了整条左腿,那时他刚刚毕业几个月,还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,正在踌躇满志地规划着自己的人生。

  他悲伤绝望到了极点,可生活还要继续。

  后来,陆秉权开始担负起照顾年迈父母的重担——哥哥姐姐们都已成家另过,他成了父母身边唯一的孩子依靠。

  伺候完父母吃喝后,陆秉权总会翻看一本本医书,在心中一遍遍咀嚼那些医术原理,身残未敢忘济世。

  这么多年,陆秉权一直在等待这么一个机会:他要做一名医生。

  为此,他暗暗积蓄力量,通过自学增才干。

  2014年春,陆秉权从一个在太阳山镇务工的同乡那里获知:当地有个潘河村,那里没有村医,正向社会招募。

  在征得父母同意后,陆秉权委托退休大哥来照顾二老,便跨上一辆三轮摩托车,向300公里外的潘河村驶去,从傍晚出发一口气骑到次日凌晨到达。

  来到潘河村后,陆秉权吃住在没有暖气、自来水的村部中,需要自己架拐生火、提水。同时,住所也是诊所。

  几年后,陆秉权搬到一间更宽敞的房子内居住,村上还为他另外建起卫生室,生活、工作条件有了很大改善。

  对“知遇”自己的潘河人,陆秉权以热忱的医疗服务积极回报着,施展平生所学救治病人,并在2019年10月被评为“第四届吴忠市道德模范”,获得5000元道德模范奖金后,他又转手把钱花在别人身上:买来70套床上用品,捐给登门体检的老人。

 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不知何时起,陆秉权把他乡当故乡,把村民当亲人。

  蹚出一条路

  疫情发生前,陆秉权一次性储备了1。8万元的药品,比平时多了一半,为后来的抗疫帮了大忙。

  “那会儿快过春节了,我想有人免不了大吃大喝,容易得高血压、消化病,所以就多备了些药。”陆秉权说。

  送药,特别是给腿脚不便的老人送药,是陆秉权的另一项重要使命。

  3月17日下午,陆秉权再次背起白色医药箱,拄着双拐敲响史秀芳老人家的大门。

  史秀芳老人快八十了,双目基本失明,和老伴都患有高血压,子女在外打工因为疫情未能回家,只有老两口相依为命。

  “早上服用,一天一次,一次一粒。”陆秉权向史秀芳夫妇递上降压药后,并叮嘱他们不要轻易外出,做好个人防护。

  临走前,陆秉权还送上三种感冒药,老两口免疫力低下,那是用来备不时之需的。

  登门一次,陆秉权就保证了史秀芳夫妇一个月的用药量。

  送完药后,陆秉权折身返回住地,摘下口罩,在一张小木桌上享用起迟到的午餐:两枚凉透了的煮鸡蛋,就着一碗泡菜,虽然是剩饭,却吃得有滋有味。

  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

  在陆秉权的“家”中,记者看到堆积在桌下的方便面、饼干、大米、蔬菜、水果等,屋子一角堆积着锅碗瓢盆等炊具。房屋门口停着那辆电动小三轮,室中央架着一台熄火的小铁炉,房屋顶头是一张放着铺盖的单人床。

  以上,便是陆秉权在潘河村的全部家当。

  前两年,陆秉权的父母先后去世。

  一直以来,村党支部书记王玉峰都有心给陆秉权找个伴儿,却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。

  “一个人也过惯了!”被问及婚姻问题,43岁的陆秉权说只想着为潘河村服务好,并没有成家的想法。

  在诊所后面的药架上,陆秉权摆放着十几幅石贴画,有植物、动物、人物等各种造型,由各色小石子粘贴而成,凹凸有型,栩栩如生。

  画作正中,依次摆放着梅、兰、竹、菊,那是傲、幽、坚、淡四种品格的象征。

  有时,陆秉权会架起双拐,上前凝视“四君子”,悄无声息中,劳累、寂寞就消散了。

  一撇一捺是为人。痛失一腿,让陆秉权成为缺撇少捺的“人”。

  靠着一条腿,陆秉权独步前行,蹚出一条医者仁心路。(记者  杜晓星  苏峰  蒲利宏 文/图)

<p>  骑着小电动三轮车送药。</p>

骑着小电动三轮车送药。

<p>  取下药箱,拄拐送药。</p>

取下药箱,拄拐送药。

<p>  为老人佩戴上口罩。</p>

为老人佩戴上口罩。

【编辑】:赵虎
【责任编辑】:李静
【宁夏手机报订阅:移动/联通/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/10655899/10628889】
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北京赛车时间表 Copyright 2000-2018 abbasoil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:750001 新闻热线:0951-5029811 传真:0951-5029812  合作洽谈:0951-6031787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908244号
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宁)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: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
工信部ICP备案编号:宁ICP备1000067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宁B2-20060004
法律顾问: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:言成律师事务所 电话:13369511100,15109519190
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论坛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幸运28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走势